尊重文化差異 減少文化誤讀

2019-07-03 11:43| 來源:未知

尊重文化差異 減少文化誤讀

  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不斷深化人文交流互鑒,是消除隔閡和誤解、促進民心相知相通的重要途徑。激發人們創新創造活力,最直接的方法莫過于走入不同文明,發現其優長,啟迪自己的智慧。同時,在跨文化交流日益頻繁和深入的當今,需要正視文明互鑒中的諸多文化誤讀現象,減少和疏解中外文化交流中的障礙,盡量避免文化沖突。
 
  文化誤讀的生成與影響
 
  “誤讀”的原意是指歪曲了文本或其他閱讀對象的原本含義,是對原文化的錯誤閱讀和理解;其引申義是指一種文化在解析另一種文化時出現的錯誤理解和評估,及其文化錯位。翻譯是產生和深化誤讀的重要環節,由于每種語言深植于其背后的歷史文化,絕對對等意義上的譯介是不存在的。在跨文化交流過程中,人們因為自身的文化背景不同,導致了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不同,因此在對待同一個事物或文本時,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理解。人們總是習慣以自己熟悉的思維模式和已有的知識構成去理解,進行一種“先見”性甚至“成見”性的解釋,這便是“文化誤讀”,即:按照自身的文化傳統、思維方式、自己所熟悉的一切去解讀另一種文化。
 
  客觀地講,誤讀是跨文化交流中的普遍現象,大體上具有正面和負面兩類影響。從正面影響來說,人們對藝術或人文作品的誤讀有可能是一個激活想象力、創造靈感和思想革新的過程,譬如法國大思想家伏爾泰誤讀中國古代政治是“最有人權的制度”,這種認知催化他建構起自由平等的君主立憲制。但是,誤讀的負面影響更加常見,它們往往建立在對事實不當的感受、對認知對象的材料占有不充分或分析不科學的基礎上,譬如“盲人摸象”就以局部代替整體,結論注定錯誤。在很多情況下,誤讀是由主體對認識對象的曲解造成的。
 
  一般來說,“文化誤讀”往往直接引向“文化誤導”“文化誤判”甚至“文化沖突”,它歪曲認知對象,加深中外文化彼此之間的鴻溝。誤讀有兩種常見的形式。第一種是下意識的誤讀,主要因雙方文化上的差別造成的,它是零碎的,不系統的,粗疏的,常常是當事人以己方的價值觀去衡量他方的行為;以自己的文化為中心,得出否定或肯定對方的結論。第二種情況是有意識的誤讀,它與下意識的誤讀迥異;有意識的誤讀有系統、有理性,有一種較深的文化沉淀,往往與政治、意識形態相連,或是出于某種實際需要,往往囿于成見。此種誤讀一般比較穩定,難于與認知對象溝通和對話,也不易在短期內改進。
 
  開展深層次對話的必要性
 
  誤讀是文化交流、碰撞的必然結果,不可避免且廣泛存在。避免誤讀是促進跨文化交流的必要條件,它要求人們詳盡地占有事實、準確地進行分析;在鼓勵人們對認知對象做大膽解析的同時,要避免遠離真理的誤讀,其間的探索、反復必不可少,艱辛也是可以想見的,中西文化的溝通和理解需要無數的“反”誤讀方能完成,唯其如此才能達到雙方的相互理解和互補。簡言之,文化誤讀時時刻刻在發生,應當以更加開放、包容、平等、尊重的態度來面對跨文化交流,理解和對話是減少、疏解誤讀的重要途徑。
 
  “文化誤讀”在某種意義上是“文化沖擊”,是文化交流和演變的必經階段,它離日常生活并不遙遠。“文化誤讀”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理解的變異”。理解的變異是難以避免的,減少文化誤讀的最好方法是深層次對話。文化誤讀的產生既有深刻的歷史淵源,又有強烈的現實針對性;既涉及語言、歷史、政治、經濟、文化和宗教等多層面的理論探究,又可對當下的文化傳播實踐提供借鑒和指引。誤讀不僅存在于符號層面,更存在于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層面;我們不僅需要矯正符號的誤讀,更應該傳達自身獨特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使“他者”在對二者的體驗中更深入地理解我們的文化。在跨文化交流中,經由“他者”的目光反觀自身,也能夠點亮我們對自身認知的盲區,使我們的視野更加開闊而免于狹隘的風險。
 
  從跨文化交際的視角看,因為文化誤讀,人類干了不少蠢事;即使在數字化網絡時代,價值誤讀仍然不可避免。價值的寄生性、內隱性,成了跨文化人際交往誤讀的觸發機制;同理,由于價值的內隱,導致誤讀雙方雙盲,即誤讀者意識不到自己在誤讀,沒有與對方溝通的需要,誤讀常常會一誤到底;價值誤讀倘若侵犯人的基準價值——尊嚴,雖然表面的事情微不足道,其導致的對抗常常是意想不到的不共戴天。
 
  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
 
  在跨文化傳播中,文化誤讀實際上是一種正常的現象,要把文化誤讀和西方國家意識形態對中國文化的歪曲和攻擊加以區分。文化誤讀在不同的地區表現出不同的特點,要區別對待;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宗教文化背景下,文化誤讀的表現形式也有不同。文化誤讀如果不能妥善處理,就有可能從誤讀演化為文化沖突。正確認識和妥善應對新形勢下中國文化“走出去”遇到的文化誤讀,是我們面臨的一項重要課題。
 
  我們應從文明互鑒與文明共存的高度來理解不同的文化,對外來文化加深理解的同時,也要把一個真實的中國介紹給世界。對于善意的誤讀,給予解釋;對于負面的誤讀,給予澄清;對于意識形態的歪曲,應加以反對。在未來的跨文化交流中,我們需要更加注意發揮文化如水、潤物無聲的特性,以外國人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方式提高傳播效力;應該盡量對別人的誤讀“知其所以然”,盡可能避免我們對別人的誤讀,盡可能促進平等的深度交流。
 
  毋庸諱言,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也確實存在著一些根本性的、無可避免的誤讀。譬如來自西方的概念對中國傳統文化造成了沖擊,使后者受到了排擠;但這并非中國傳統文化本身的問題,而是在套用西方學術體系后產生的“水土不服”,是其加入世界浪潮后難免會遭受的“文化沖擊”與“文化震蕩”。
 
  面對不可避免的文化誤讀,應當持理解、包容的心態,尊重文化差異、堅定文化自信,積極、平等地與他者對話,利用他者的眼光反觀自身。應當守護、反思和發展本民族的文化,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激活其生命力,讓中華文明同各國人民創造的多彩文明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只有正確地理解自身,才能更有效地減少他者的誤讀;只有堅守和發展本民族文化,才能無愧于古人和來者。
泰山闯关